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方志编撰 >> 方志理论
站内搜索
方志理论
第二轮志书使用统计数据的原则与方法
发布时间:2012/8/8 14:27:57  浏览次数:4948
 


第二轮志书使用统计数据的原则与方法

 

颜越虎

当前,第二轮修志正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展开,各地都把创精品佳志作为第二轮修志的主攻目标,这自然是可喜的现象。但愿望未必就是现实。从笔者审看的一些志稿和阅读的已经出版的部分第二轮志书而言,这样那样的问题还是不少,其中尤以统计数据使用上的问题更为普遍和严重。本文试对这一问题阐述一点个人意见。

  笔者认为,第二轮志书统计数据的使用远比第一轮志书复杂得多,其主要原因是与统计数据相关的时代、社会背景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解放以后,我国开始实行计划经济制度。19571978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逐步迈向完全的计划经济体制,这个时期的社会背景特征是计划高度集中,一切离不开计划,计划覆盖一切,因而记述这一时期的第一轮志书,其统计数据的使用相对比较简单、一致。1978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由于经济转型时期各地经济体制的改革、多种经济成分的涌现和企业多元经济(跨行业、跨地区、跨国界经营)的全面发展,加上统计部门关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1984年前采用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19851992年采用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与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并存的混合体系,1993年至今采用中国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统计上划分经济成分的规定(1992年制定《关于经济类型划分的暂行规定》,1998年重新制定《关于统计上划分经济成分的规定》)、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与代码(1984年制订,1994年、2002年两次修订,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分别划为131620)等方面情况的多次变化和统计管理制度的改革,以及一些地方统计数据的混乱(含有水分的政绩数据、重复统计的经济数据和虚假、不负责任的数据等),使得第二轮志书统计数据的使用情况相对复杂,因而非常容易出错。事实上,这方面所暴露的问题也确实应当引起重视。

  以20069月所出的《全国第二轮市县志编纂经验交流会资料汇编》〔1〕中所涉及的志书为例,一位专家曾对一部第二轮县志在统计数据、史实、人名、地名、时间等方面存在的记述矛盾作过一个粗查和不完全统计,该志约有矛盾250对。假如说一对矛盾中有一种记载是错误的,那么至少有250处记述错误。其中量最大的是统计数据的前后矛盾,约占80%以上。2〕也就是说,该志书仅统计数据方面出现的错误就达200处以上。里面既有文字中数据的差错,也有表格中数据的差错(全志73张数据统计表中有26张存在差错)3〕。这一事例表明统计数据的差错率已经成为志书差错率的要害之一,换言之,减少统计数据的差错率已经成为提高志书质量的一个重点。就笔者几年来审读志稿和阅读志书的情况看,志稿、志书中统计数据方面的差错确实并不少见。由于不少编写者对统计专业相应的情况不熟悉,弄不清各部门统计数据的定义、含义,它们是怎样统计出来的,所用数据统计口径、统计范围和计量单位是什么,它反映的真实内容是什么,再加上不太会处理条块之间,政府统计与部门、行业统计以及企业、单位统计之间的平衡衔接问题等,因此,在志稿、志书中使用统计数据时屡屡出错。

  统计数据的使用除了上述差错之外,还有一个随意性问题。志稿、志书中采用什么样的数据来反映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历史与现状大有讲究。目前,统计数据不全面、不系统的情况比较常见,也成为影响志书质量的一个因素。

  由此可见,要提高第二轮志书的质量,必须十分重视志书统计数据的使用。统计数据的使用必须遵循严谨科学、全面系统的原则,这一原则既关系到修志的态度,也关系到修志的方法。从统计数据的角度看,没有严谨科学的态度,就不能做到入志数据的真实、准确全面、系统具有代表性、权威性4〕;而如果地方志工作者能以严谨科学的方法,全面系统地去发掘、把握和运用统计数据,那入志数据必然是真实准确,连贯系统,要素齐备,具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具体地说,着重要做好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

  一、使用统计数据要经过认真严密的校核、考证

  定性记述与定量记述是志书编纂的基本方法之一。如果说记述事物发展轨迹、规律的文字是定性记述的话,那么穿插其间的统计数据和随文而配的统计数据图表就是定量的记述。统计数据是表示从数量的角度来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定量记述是定性记述的量化、深化和精细化,它反映事物发展兴衰起伏的程度、规模、水平等方面的情况。入志的统计资料准确与否,是保证志书质量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前面提到,由于和统计相关的历史与现状的情况较为复杂,以及撰稿人员、编辑人员专业素质的限制等方面原因,志书中的统计数据出错比较常见。有鉴于此,应当强调使用统计数据时务必认真校核、严密考证。

  根据审读时发现的志稿、志书中数据方面的常见错误,笔者认为志稿、志书中使用统计数据一般需要做以下几方面的遴选、校核、考证工作。

  1.选用权威的有代表性的数据。志书中的数据资料应首选有代表性的、权威性的数据资料。政府修志,公开出版,数据应客观、真实、可靠,有权威性,并符合保密规定,能在国内外公开发表。一般而言,统计数据应首选政府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次选各部门、单位的统计数据。政府统计局的统计数据都是面对本行政区域全社会、全方位的统计数据,它的覆盖面和覆盖内容,比部门统计要广、要深、要大。它更适合反映本行政区域的宏观情况。但是政府统计局每年对外公布的统计数据往往局限于本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些基本数据以及政府组织的一些普查、抽查数据,在许多方面都满足不了各行各业的实际需要,反映不了志书各门类(篇章)的数量关系。因此,在没有政府统计或政府统计缺项的情况下,只能运用各部门、各行业的宏观统计数据。如果涉及到用部门数据来替代全行政区域数据时,一是要与政府统计局及时衔接并获得认可,二是要注意部门与全行政区域的逻辑平衡,原则上部门的统计数据只能等于或小于全行政区域的统计数据,而不能大于其同指标统计数据,否则就有问题。

  2.要将志稿中的数据尤其是表格的数据与资料来源中的原始数据进行校核,看其是否一致,必要时应作考证。志稿的统计数据一定要和原始数据进行校核,这是因为数据在摘抄、运用、打印、排版的过程中都有可能出错,所以志稿写成后一定要和原始数据(资料卡片甚至原件)校核一遍。如果发现原始数据有错误或数处来源不一的数据矛盾时,应对数据作必要的考证和修正。如一部县志稿中写的农副产品市场,其数据为35个,但县统计公报为37个,经核对、了解、考证,是因为商业部门发现统计公报中公布的37个市场有一个是工业品消费市场,故删去1个,所以报给撰稿人员时是36家;撰稿人员撰稿时在给原表增加营业面积这一项目时,发现有一个市场无营业面积,经了解实际上只是一家注册的空壳企业而已,故修正为35个市场。还有一部志稿教育篇的中学学校数,在概述、中学章和管理章中几处不一。经查对原始数据和了解有关情况,发现原来志稿分别由教育局办公室、基础教育处和人事统计处撰稿,其统计出现误差的原因在于对九年一贯制学校的统计口径不一致。产生不一致情况的几所学校,有的统计在中学学校数中,有的在中学和小学学校中均被统计进去,还有的在中小学学校中均不统计进去,而将九年一贯制学校单独统计。查实之后,最终以人事统计处上报给市统计局的学校数为准,按照市统计局的统计口径来记述该市九年一贯制学校数,从而确定该市的中学数。

  3.校核常识性的、知识性的数据错误。如一部志稿写道:“2007年,县财政收入295386元。根据常理推测,一个县的财政收入不可能这么少,实际上志稿中少了一个字,应为“295386万元。一字之误,数据上的差距何止千里。再比如有一部志稿记户籍人口,1993年和2005年均为618365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错,12年过去了,户籍人口一点变化都没有,这是难以想象的,毫无疑问其中一个必有差错。这些也都需要校核。

  4.校核表格中的分数之和是否等于合计数,文字中的分项之和是否等于总项。如一部志稿中,有一份表格反映19912005年该市引进外资企业情况,但审读时笔者发现表格中历年引进外资企业数不等于15年之合计数,属于硬伤。再如一部志稿的经济总情篇,其一、二、三次产业增加值结构比相加不等于100(结构百分比不对),也是明显的差错。检查分数之和是否等于合计数,可先采用尾数(指个位数)相加检验法,如其尾数相加不等于合计数的尾数,则肯定有错。

  5.校核文表的同一项数据是否一致。如一部志稿的人口篇,其人口年龄构成表2000014岁人数为65536人,文字记述中却记为70356,而在记述人口再生产类型对比时又记为70536人,三处不一致。志稿中文表数据不一的情况较多,其根源一是数据来源不一,二是摘抄、打印、排版中出现差错,所以,它应该是数据校核的一个重点内容。

  6.校核全志的总述、篇章节的概述与正文中的对应数据是否一致,不同篇章对应文、表统计数据是否一致。像总述中的财政收入与经济总情篇中的财政收入以及财政篇文、表中的财政收入是否一致,一、二、三次产业增加值与相关产业、行业篇对应数据是否一致,就应该仔细核对。为避免产生数据上的矛盾,在撰稿时各部门就要特别注意相互衔接。同一项数据多处出现,则应统一资料来源。如本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宏观数据往往多处出现,为避免矛盾,修志之初便要明确使用政府每年的统计公报或统计局统计年鉴数据。若不能统一资料来源的数据,则必须注明其来源和统计口径、统计范围等。

  7.凡文表中涉及计算的数据,有必要重新计算,以增加其准确率和可靠性。志稿、志书中容易出错的计算方面的情况主要集中在有增长率、年平均增长率、增加倍数、所占比重、计量单位换算等内容上,需要特别加以注意。

  二、统计数据必要时应说明资料来源,注明统计口径、范围

  第一轮志书正文中一般不注明资料来源,只在凡例中写上本志资料来源于有关档案、史志典籍、报刊、专著、文献资料和口碑资料等。除特殊情况外,一般不注明资料出处一类的话。第二轮修志大部分志书编修仍然沿袭第一轮的这种做法。许多志书虽然说是一般不注明资料出处,实际做起来是基本不注明资料出处,甚至完全不注明资料出处。就统计资料而言,能注明资料出处的志书更可谓凤毛麟角。其实,20071128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印发的《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关于第二轮地方志书编纂的若干意见》〔5〕中就明确指出:做好资料的鉴别、筛选工作,避免失实、欠缺和选材不当等问题,保证资料的可靠性与完整性。对重要资料来源注明出处,对具有时代特征和地方特点的词汇作准确、简明、规范的注释。显然,对于占有志书资料重要地位的统计数据而言,做好筛选、鉴别、考证、核实等工作,避免失实、欠缺和遴选不当,保证资料的可靠性与完整性,注明重要的、必要的统计数据来源、口径和范围,准确注释好统计数据的定义和真实内容,当是第二轮志书毋庸置疑的基本质量要求之一。上海市《普陀区志(19912003)》〔6〕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到位,现试举一例。该志在记述外贸出口额时,列了两张统计表格:“19911998年普陀区外贸出口拨交额情况表“19992003年普陀区外贸直接出口额情况表7〕。这两张统计数据表如果不注明资料来源和相关统计口径、计量单位等,读者就会产生诸多疑问,弄不清其中的真实涵义。该志两张表格下说明了19912003年历年统计数据的来源,前者数据资料主要来源与普陀区外经委的《19881997外经贸统计汇总》及《1998年普陀区对外经济贸易》(草稿),后者19992000年和2003年的数据资料来源于《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年鉴》,20002001年的来源于普陀区外经委提供的《普陀区外经委统计汇总表》。造成数据如此复杂的情况实际上是由不同时期国家外贸统计体制变化决定的。1999年之前,外贸出口数据由各地的外经贸主管部门和海关分别统计,1999年起,外贸出口数据改由海关一家统计,没有海关的县(市、区)一级就没有了自己统计的外贸出口数据,只能使用海关提供的数据。所以,19911998年外贸出口拨交额,普陀区外贸部门能够提供,19992003年区外贸直接出口额则主要由上海市有关部门统计,市级有关部门掌握各县()统计数据,区一级外贸部门无法提供。而志书中采用的就是《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年鉴》的数据。另外还有一个问题,19911998年统计数据是普陀区外经委的年报统计数据,它也就是普陀区统计部门的快报数,19992000年和2003年的统计数据是上海市外经委《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年鉴》的统计数据。快报数和年鉴数这两类数据是有差异的,可用性也是不一样的。如果编纂者不加说明,读者都作为快报数或年鉴数去用,就会产生与客观事实不完全一致的情况。一般地方的统计局每年基本上都要提供4套统计数据:即预计数、快报数、年报数和年鉴数。其中预计数是统计加估计的合成数据,一般不公开发表,仅供领导决策参考;(统计)快报数是实际统计数,但由于出台较早,统计覆盖时空层次会有疏漏,一旦年报统计数出台,快报统计数的应用即告结束。(统计)年报数是严格按照国家统计报表制度的规定,逐级汇总出来的实际统计数,一般情况下都是比较准确的定案数字,使用时间较长。(统计)年鉴数是在年报统计数的基础上进一步审定汇编的最终定案统计数据。一般情况下,它不会变更年报统计数,只会因政策或统计口径、统计指标、折算率及计算方法发生变化时才会对年报统计数作补充、完善。由此可见,如果上述两张表不注明资料来源,它们和其他文、表间的差异就难以解释也难以弄清了。除此之外,《普陀区志(19912003)》在该节中还特意说明了外贸出口额(指本区)的统计口径,1998年以前统计全区出口拨交额以人民币为计算单位,1999年至2003年统计全区直接出口额,以美元为计算单位。该志所以要特别说明统计口径和计量单位,是因为外贸出口体制的变化使得外贸出口的指标含义和计量单位发生了变化,不作诠释难以使读者明白,使用时也会产生问题。

  也许一般的志书一时难以做到像《普陀区志(19912003)》那样比较完整地注明统计数据来源和统计口径、范围,不妨采用浙江省《浦江县志(19862000)》〔8〕和山东省《宁阳县志(19852002)》〔9〕的做法。《浦江县志(19862000)》在凡例中指出:所载数字主要依据县统计局资料,其未及部分和一些专业性数字采用相关部门的资料。因资料来源和统计口径不一而有差异的重要数字注明出处。10〕如该志表25-1“工商企业户数与注册资金11〕,表下有3个注,其一是此表数字据工商企业登记档案,表明该表数据非县统计局提供,而来自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宁阳县志(19852002)》在凡例中指出:本志所用数据除注明者外,以统计局资料为准。12〕其凡例的文字表述虽然和《浦江县志(19862000)》有所不同,但基本含义是一致的。如该志表21-4-1“19852002年宁阳县信访情况统计表13〕,表下注明此表为县信访部门受理的信访案件。笔者理解,该注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表中的数据源于宁阳县信访部门,二是表中的数据并非宁阳县信访案件的全部,因为信访案件的受理除县信访部门外,还有县人大、县法院、县检察院、县公安局等单位,这些单位信访案件的受理数据并不包括在该表中。从这个意义上说,此表注是必不可少的。

  还有一种情况需要引起重视,不少志书的编纂者自己明白数据的出处和统计的口径、范围,但没有意识到注明统计数据来源和统计口径、范围的重要性,在该注明的地方没有注明,从而使读者不明就里。河南省《嵩县志(19862000)》〔14〕第十二章农业中的烟叶生产部分,有一张“1986年~2000年嵩县烟叶生产情况一览表15〕,该表中列了面积产量产值税金4个项目,表下无注。该志凡例规定:数据以统计局数据为主,行政主管部门辅之。16〕但因此表表下无注,有关情况没有说明,读者自然认为表中的数据皆为县统计局提供。其实不然。关于烟叶生产,统计部门仅有播种面积和产量,收购资金〔17〕和税金是从烟草局取得的,二表合一集中反映了烟叶生产和效益情况。18〕由此可见,读者的理解和客观事实是不一致的。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由于该表未注明统计口径、范围,使数据的一致性和可比性存有疑问,统计部门提供的是面积产量方面的数据,而烟草局提供的产值”(或者说收购资金”)税金是不是按统计部门提供的面积产量统计出来的,即两者的统计口径、范围是不是一致呢?志书中把两个单位提供的统计口径、范围未必相同而又没有说明(当然也有可能相同,但也要说明)的两组数据合在同一份表格中,是不够严谨的,这些统计数据的使用价值和存史价值也会因这些疑问而大打折扣。这一事例也再次说明了统计数据注明资料来源及统计口径、范围的重要性。

  一般而言,志书中各种体裁(如总述、大事记、各分志)之间、各分志之间、文表之间、表与表之间,往往会有同一项数据多次出现的情况,如果这些篇章的撰稿人员使用不同来源和不同统计口径、范围的统计数据,就有可能造成多处不一致。这时如果说明了资料来源和统计口径、范围等,这种不一致才能解释并允许存在,这些数据读者才能放心地用,而不至于不敢用或者盲目用,才能避免谬误流传。当然,最好的办法是当同一项数据需要在不同体裁、不同篇章、不同文表使用时,尽量统一使用同一出处的数据。但实际上由于编写者搜集资料的途径不一,有些资料的客观保存、公开程度不一,编写者手头资料掌握情况不一,主编(总纂)也难以在撰稿早期便一一统一使用同一出处的资料。所以,同一项数据在志书不同地方出现时不一致的情况经常会有。要避免它们的不一致有相当难度。为消除这方面的差错,防范措施之一是在统计数据表和必要的随文穿插数据后注明资料来源和统计口径、范围,这样,这些数据的不一致才不至于自相矛盾,才不至于误导读者。注明资料来源,已经成为修志的基本要求之一。在统计数据的使用上,同样应该有这样的要求。统计专家、浙江省统计局原总统计师王杰曾经指出:志书运用统计资料常常不注明出处。这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的志书中相当普遍,有的甚至在志书凡例中就指出统计资料不注出处。这似乎不太好。19〕统计资料注明来源这应该是一种正确取向和科学态度。20〕王杰的意见还没有引起方志界的足够重视,目前出现的一些问题就说明了这一点。从全面提高志书质量的角度考虑,笔者认为重要的基本的统计数据说明资料来源,并在必要时注明统计口径、范围,必须成为第二轮修志的一项要求。

  三、力求反映地情概貌的基本数据全面系统

  所谓反映地情概貌的基本数据是指反映各层次事物发展主线、基本内容的统计数据。志书要全面系统地反映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就需要全面系统的宏观统计数据。这是不言而喻的。不过应当看到,统计数据也是分层次的,各层次的数据都需要全面系统。如就县(市、区)一级而言,全县(市、区)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本统计数据需要全面而完整,而县(市、区)各部门、各行业的宏观统计数据(对县一级而言,这是中观层次数据),也应系统全面。再低一层次,各企业集团、经济园区、医院、学校等个量,它们也要有自己的全面系统的统计数据。以河北省《井陉县志(19852004)》〔21〕为例,第六篇经济总览设有经济总量经济结构经济质量与效益固定资产投资物价及消费品市场民营经济小康建设等内容,并辅以“19852004年井陉县主要经济指标“19852004年井陉县经济增长曲线图井陉县部分年度主要农产品产量表井陉县部分年度经济效益指标情况井陉县部分年度社会保障指标情况17份图表〔22〕,应该说这些统计数据比较全面系统地反映了19852004年井陉县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情况。再以河南省《嵩县志(19862000)》为例,该志在第九章经济综述中以“1986年~2000年嵩县国民经济产业结构一览表反映了包括第三产业在内的总体发展情况〔23〕,在第二十章商贸服务业中,该志配以“1986年~2000年嵩县国营商业系统主要经济指标一览表“1986年~2000年嵩县供销合作社农资销售一览表13份表格〔24〕,全县第三产业的宏观数据和各部门的中观数据前后呼应,相辅相成,使得嵩县该时期第三产业的发展状况得到了较为系统而又全面的体现。

  志书使用统计数据,关键是要抓住各层次事物的宏观的基本数据,而不是随意地记微观的小数据、零星而不成体系的数据。比如写建筑业,常见的毛病是只记建筑业管理和几个主要建筑业企业的指标,不记建筑行业的行业发展指标(增加值及其占比)等基本数据;写房地产业只记房地产管理和住宅建设、旧城改造,不记房屋总量、投资额度、房地产业发展指标(增加值及其占比)等基本数据;还有如写经济园区,常见的毛病也是不记园区的宏观经济经济发展数据、主要行业的发展指标、企业构成比重等数据,只记企业数量及其产值、利税等,这是很不全面、很不系统的。

  基本的数据不仅要全面,而且要层层皆成体系,还要系统地反映上下限之间的发展轨迹,特别是反映发展主线的数据资料不要断缺或产生偏离。比如,反映建筑业发展主线的主要指标是注册企业数、施工产值、增加值及其占比,为使这条主线不断,应记上下限和中间若干年份的指标,头尾和重要年份数据缺失都是主线断缺;要保证这条主线不偏离,即在上限、下限和中间年份都要始终使用这三个方面数据,如果头尾和中间没有使用这三个方面数据,而是去记诸如建筑面积、受监工程个数等指标,就是主线偏离。

  前文已述,志书记述事物不能只有定性记述而无定量记述。如国有资产管理,不能只记清产核资和资产登记年检,不记清产核资和年检登记的资产量;只记运营管理的授权经营和保值增值考核工作,不记历年保值增值考核指标和实际增值量;只记资产重组、划转和产权交易工作,不记重组的资产量、划转资产量和产权交易量,这样都不能很好地反映国有资产管理的本质、效益与变化。只有这些反映地情全貌的基本数据作为定量记述的资料得到充分运用,志书的内容才是全面系统的。

  四、要防止志书数据保密上的两种错误倾向

  志书数据保密也是一个需要重点注意的问题。根据笔者审读志稿所见,以往的志稿撰写中常常出现两种错误倾向:一种是缺乏保密意识,将一些需要保密不能公开的数据写进志稿;另一种是有些企事业单位以商业秘密为由拒不提供可以公开的不保密数据,造成重要项内容的欠缺。《地方志工作条例》第十一条对志书保密问题有明确要求: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负责地方志工作的机构可以向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其他组织以及个人征集有关地方资料,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提供支持。负责地方志工作的机构可以对有关资料进行查阅、摘抄、复制,但涉及国家机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以及不符合档案开放条件的除外。上文提及的两种倾向都有违《地方志工作条例》的保密要求,一个是泄密,一个是以防止泄密为借口拒不提供数据资料。

  已解密的内容(包括统计数据)可以写进志书,未解密和新规定的保密内容(包括统计数据)在保密期限内,不得在正式出版的志书中出现。如军队的组织编制、兵力部署、重要的军事设施、各项勤务、保障事项、预备役人员的储备情况、战时动员计划及可供国家动员的人力物力情况、装备实力及武器装备保管办法等,以及武器库位置、民防地下指挥部位置、民防工程技术标准与分布、县(市、区)级指挥通信工程及战备物资库、民防专业队伍人员及分布、防空袭等应急预案及保障计划、民防通信警报装置设施分布等均涉及保密并有保密期限,未解密的内容(包括统计数据)不能写入志稿,更不能载入志书。涉及保密的统计数据,一个也不能泄露,如果泄露,就是违法。此外,涉及个人隐私或敏感问题的统计数据也应注意保密。前者如涉及一些外商或民营企业家的资产、收入、募捐数据等,应予以保密(除非个人同意);后者如涉及维稳工作的一些统计数据,也不宜公开。关于保密审查问题,《地方志工作条例》第十二条规定:对地方志书进行审查验收,应当组织有关保密、档案、历史、法律、经济、军事等方面的专家参加,重点审查地方志书的内容是否符合宪法和保密、档案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三级志书应当经过同级保密主管部门审查通过后方可出版。这个审查,自然包括统计数据的审查。

  与泄密的情况相比,在第二轮修志中以防止泄密为借口拒不提供数据资料的情况更为普遍。有的企业、单位,如一些公司、商店、金融机构、邮政电信企业、水电气生产和供应单位等以商业秘密等为由,拒不提供有关数据资料的情况时有发生。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确系保密,不能公开或以前能公开现在不再公开,但很多情况下是这些单位不想公开一些相关的数据资料。还有些统计数据不予提供是由于统计制度发生变化,提供难度发生了变化。如本世纪初以来,不少地方陆续实行在地统计,经当地统计局确认,在行政上实行垂直领导、在财务上实行统一核算、在业务上不宜按行政区划分割的统计单位(项目)、涉及国家安全的单位以及对当地国民经济影响较大的企业(单位),主要为金融、保险、铁路、邮政、电信、大型连锁商贸等跨区经营的单位,交通、通信、水、电、气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国家安全、公安、海关、边检、劳教等涉及国家安全的单位,以及当地规模较大的企业集团等,不列入在地统计。这些不列入在地统计的单位往往不予提供相关县(市、区)统计数据,其实这些单位仍然是可以提供县(市、区)统计数据的,只是他们需要重新予以分县(市、区)统计,增加了工作量或工作难度而已。试想,这些方面的统计数据如果统统缺记,那么一地的相关地情势必难以反映全面。也有一些企业是由于经济效益好坏或市场竞争的需要而不愿提供相应的数据资料,等等。所以对于不提供统计数据的情况,要作具体分析,要具体对待,对于一些能提供基础统计数据,但有一定难度或以商业秘密为由不提供数据资料的单位,还是要多做工作,让他们能尽力提供统计资料;同时,建立一系列与《地方志工作条例》相应的制度,用制度来加强对相关部门、单位约束、管理的力度,确保地情得到比较完整的反映。

  综上所述,在地方志书编纂过程中,必须做到统计数据使用严谨科学、全面系统。只有这样,志书才能达到存真求实,确保质量25〕的要求。

  注:〔1〕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河南省地方史志办公室编,20069月内部印行。〔2〕《全国第二轮市县志编纂经验交流会资料汇编》,第267页。〔3〕见《全国第二轮市县志编纂经验交流会资料汇编》第265267页的相关内容。〔4〕《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第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条。〔5〕《中国地方志》,2007年第12期。〔6〕侯龙其主编,方志出版社,2007年。〔7〕《普陀区志(19912003)》,第770页。〔8〕何保华主编:《浦江县志(19862000)》,中华书局,2005年。〔9〕纪兴本主编:《宁阳县志(198520002)》,方志出版社,2007年。〔10〕《浦江县志(19862000)凡例第二十三条。〔11〕《浦江县志(19862000)》,第685页。〔12〕《宁阳县志(198520002)凡例第九条。〔13〕《宁阳县志(198520002)》,第534页。〔14〕龚新贞主编,中州古籍出版社,2008年。〔15〕《嵩县志(19862000)》,第198页。〔16〕《嵩县志(19862000)凡例第九条。〔17〕《嵩县志(19862000)》第198页表中第3项为产值,并非收购资金,其他3项与《试谈〈嵩县志〉数据资料核校方法》一文相同。〔18〕魏雪鹏、王巧玲、陈志杰:《试谈〈嵩县志〉数据资料核校方法》,载《中国地方志》,2009年第11期。〔19〕〔20〕王杰:《修志过程中统计资料运用的有关问题》,载《中国地方志》,2004年第9期。〔21〕梁建楼主编,新华出版社,2006年。〔22〕见《井陉县志(19852004)》,第247276页的相关内容。〔23〕《嵩县志(19862000)》,第156页。〔24〕见《嵩县志(19862000)》,第313340页的相关内容。〔25〕《地方志工作条例》第六条。

上一篇:浅议志书的角度  
下一篇:浅谈修志口述资料的特性及运用 【我要纠错】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今日访问量:107    总访问量:12358075
版权所有:宁波市海曙区档案局(馆)主办
地址:灵桥路229号 邮编:315000 联系电话:87192676 传真:87192865 邮箱:nbhsda@foxmail.com
浙ICP备12037033号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