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方志编撰 >> 方志理论
站内搜索
方志理论
建构方志语言学的尝试
发布时间:2012/8/8 14:26:53  浏览次数:4802
 


建构方志语言学的尝试

 

毛东武

方志语言学为方志学的一个分支,它是研究方志语言基本理论、发展历史和在方志编纂实践中指导正确、简练、雅致运用语言的一门学科。方志编纂离不开方志语言。一部志书质量的高低,除其正确的指导思想、丰富的资料外,很大程度上决定于语言运用的优劣。语言运用得好,好像一棵树有了青葱而整齐的枝叶,一座房有了鲜亮而有序的砖瓦,必然会吸引人们的眼球和引起人们的兴趣。而当今修志界,对此尚未引起足够重视,致使一些资料极其珍贵丰富的志书,显得平庸拙涩乃至严重影响到质量。

  从上世纪90年代,笔者在完成《方志编纂学》著作后,即开始对方志语言的有关资料进行搜集与研究。留心阅读自古至今包括《越绝书》、《南宋临安两志》在内的近千部方志名作,搜集阅读古今中外包括刘坚《二十世纪的中国语言学》、美国布龙菲尔德《语言论》和唐代刘知几《史通》、清代章学诚《文史通义》等著作。回顾自己在28年修志道路中参与编纂的12部志书在语言运用中的得失,用3年多的时间进行方志语言理论方面的撰述,形成了一部41万字、约有千个运用实例的书稿。在此,笔者想谈谈对方志语言学建构所作的尝试,与志人交流,请大家斧正。

  一、方志语言学的独特性

  方志语言是一种记述性的语体文语言。方志语言学的基本任务在于探索和寻找方志语言的基本规律,在方志编纂中进行正确指导和运用,以提高志书的编纂质量和人们的欣赏水平。比较而言,文学语言侧重于描写,数理语言侧重于推理,历史语言侧重于古今演变,社会语言侧重于社会交际。我们研究的方志语言,则侧重于记述。在大事记、专志中用记述,在概述、人物传中用记述,即便像图、表、录那样的形式,本质上还是记述。而且,当今方志语言是精炼白话文语言和简明文言文语言相间的语言,它既要求严谨朴实,又要求简练流畅,这就更显示它记述的独特性。

  方志语言学与方志编纂学、方志评论学、方志资料学、方志目录学等,都是方志学的分支。它们之间既有联系又相互区别。方志编纂学是寻求方志编纂规律和编纂方法的学科;方志评论学是研究按方志标准进行口头与书面评论的学科;方志资料学是研究方志资料搜集、鉴别和整理的学科;方志目录学是研究方志性质、类属、编系的学科。而方志语言学是研究方志语言基本理论、语言发展和在方志编纂中运用记述语言的一种学科。虽然方志中也要用到议论语言、说明语言,但总没有使用记述语言那样广泛与集中。

  经以上比较分析,方志语言学的独立空间地位就显露出来。方志语言学在方志学系统中有它自己的独立身份,有它自己独立的存在空间。另外,更重要的,方志语言学还有它独立的研究对象。笔者认为,方志语言学研究的对象:一为研究方志语言理论基础和基本要求;二为研究方志语言各阶段的历史;三为研究方志的词语和语法句法运用;四为研究地方语言、民族语言和专业语言运用;五为研究方志语言的修辞方法;六为研究方志语言的审美和风格。

  有了空间地位,有了不同于其他学科的研究对象,方志语言学的学科建构便由此产生。

  二、方志语言的发展历史

  方志语言学应该有学科发展历史的结构内容。昔日,自己撰著《方志编纂学》,只有整体编纂原则包括资料搜集、篇目设计、写法体裁,和分体编纂方法的建构,从未想到有自古至今编纂历史的撰写。阅他人的方志编纂学,有的则是各人文章或编纂经验的组合,有的虽有编纂的系统的原则和方法,也未提到各时期编纂历史的书写。阅《文学语言学》〔1〕,也只有文学语言特质、特殊表征、符号组合和特殊句式的撰述,也未提到文学语言的发展历史。

  历史是指一切事物发展的过程,通常是指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包括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与文化科学发展的过程。方志语言属文化科学范畴,也有其发展过程。早在方志形成过程中,方志语言便伴随方志的编纂、志书的出现而产生,逐渐形成自己的发展过程。绝大多数学者视为方志发端之作的《越绝书》,所记之事,上自吴太伯,下至汉光武帝建武二十八年(52),是综合古今、横列门类、体例较为完备的志书。它的语言,在《刻越绝书序》中就指出:其文辩而奇,博而机。它运用古汉语语言,将文词写得博奇而又雅致。诚然,其时的语言,也未分文学语言、数理语言,或者说方志语言。这里只是说伴随着志书的出现,志书语言也就出现了。志书语言是为志书内容服务的,它是伴随着志书而产生的。至东晋,有《华阳国志》的问世,此是我国最早以为名的志书,将历史、地理、人物三者结合起来,横排门类,纵记古今,颇合方志体例。而语言则如撰著者常璩自己所说的综括道检,总览幽微。既使用古汉语言,又使用民间语言,文词雅典,具有史裁。2〕到唐宋,志书多出自图志、图说、图经。唐代图经存目有16种,宋代则发展至200多种。图即地图,经即地图说明文字。图经语言成为其时主要语言。按大的历史时期分,方志语言可分成秦汉方志古汉语语言、唐宋方志图经语言、明清方志文言语言、近现代方志半文半白语言、当代方志语体文语言等五种。

  如此之五言,将秦汉以来五个历史时期的方志语言发展历史,比较全面比较客地观论述出来。有一定系统性,也有一定的实践性与理论性。而且通过两条线,一即名志二即名家的系列的剖析,将方志语言的发展历史线索进行勾勒。这种分法也与大的整个语言发展历史相吻合。

  这是一种比较大胆的构想。学科历史,是学科理论学说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只要认真研究,没有一门学科没有历史。我国定型方志,有近2000年历史,有方志编写,就会有语言运用,就会有语言历史的产生,只是过去没有进行研究而已。或者,也只是大略研究,没有进行细致研究;或者,也只是零碎个别研究,而没有进行系统全面的研究。应该说,有系统而比较全面的研究,才算真正进入科学研究的领域。当然,我们对方志语言发展历史的研究,只是到系统性边缘而已,不能说是很完备,还待今后做更多努力。

  三、方志语言的不同风格

  研究方志语言,自然要研究方志词语运用、语法运用,也要研究语言审美和方志语言风格。风格是一部书语言运用与语言气势所呈现出来的一种格调。志书所修时间长,经手人员多,各地的文化底蕴不一,容易形成各自不同的风格。志书风格的研究,实际是对一部志书语言运用高度概括和高度评价的研究,应该用更高的视角、更全面更综合研究的方法,方能实现。

  往日,撰写《方志编纂学》,曾提到志书语言风格,惟只零星讲到个人风格、时代风格,没有能对它进行大量系统的研究,更没有能对古代志书风格与现代志书风格,进行全面和详细的研究。阅读祝畹瑾编著的《社会语言学概论》,该书谈及人交际能力的高低与个人的家庭环境、社会经历和实际需要密切相关。3〕但没有提到交际语言的风格。阅读《文学语言学》,该书有文学语言风格流派之目,内称语言变异是形成作家个人语言风格的主要途径,而趋同则是形成作家群体的语言风格流派的渠道。4〕但没有对风格展开具体论述,也没有区分流派进行剖析。

  风格是一部志书、一部作品成熟的标志。不成熟的志书、平庸的志书,就很难显出什么风格来。风格不惟有个人风格、时代风格,还有显著的流派风格、地域风格。中国地域广大,北方地区所修的志书,与南方所修的志书,因地理气候、物产矿产不同,经济文化与人员的修养不同,所修志书风格也会迥然不同。

  古代志书与现代志书语言风格也不相同。古代的志书,或呈现丰蔚博丽,贯穿雅典秀逸,或偏尚精核简括,追逐宏富壮美。与其时向往词语绚丽精美有关,也与作者的经历有关。北魏《洛阳伽蓝记》作者杨衒之,曾任抚军司马,他学问远瞻,重游洛阳,深有所感,加上其时当政者等信仰佛理,固成是书,文笔清新透逸。清代上海《紫隄村志》等,所表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