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胜迹
站内搜索
党史胜迹
孙中山先生演讲处遗址
发布时间:2011/12/28 15:56:47  浏览次数:5743
 


    1916年8月22日,孙中山先生应省立第四中学(宁波中学前身)校长励建候电邀来宁波,下榻宁波中学花楼,晚上与教育文化界人士座谈。第二天上午在宁波中学(现东恩中学)大礼堂向各界人士作演说(到约200人,大部分为文教界中人,小部分为工商界),提出振兴实业,讲求水利,整顿市政等三点希望。甬籍著名书法家沙孟海为遗址题写“孙中山先生演讲处”碑名。

附:孙中山先生在宁波的演说

    兄弟今天初到宁波,蒙诸君开会欢迎,非常荣幸。鄙人虽初到此地,然宁波为通商大埠,当游历各洲时,已熟闻之矣。

    兄弟在杭州时,见西子湖畔光复纪念碑,巍然独存,想起浙省于光复时功绩非常,兄弟所以有今日者,亦全赖有此。但国人对于时局,常有二种见解:其一为乐观主义,以为将来永无竞争,永无危险,始终可以共和;其一为悲观主义,以为共和前途危险,不可终日。此两种见解,似都有理由,不可偏废。而在鄙人意见,则为共和之坚固与否,全视乎吾民之努力,而不在乎政府与官吏。盖共和国与专制国不同,专制国是专靠皇帝,皇帝贤,尚可苟安,如不贤,则全国蒙祸。而共和国则专恃民力,使吾民能人人始终负责,则共和目的无不可达。若吾民不知负责,无论政府官吏如何善良,真正之共和必不能实现也。是知共和国之民,应希望自己不应希望政府官吏也。(众拍掌)

    但观广西、云、贵,素称贫瘠之区,而此次能以首义闻,广东虽称富有,且素为开通之区,然兵祸迄今,尚又未己。故兄弟之所最钦佩者,莫如浙江。良以浙江地位、资格均适宜于共和,而民心又复坚强,故能有此结果。今观宁波之情形,则又为浙省之冠。查甬地开埠在广东之后,而风气之开不在粤省之下。且凡吾国各埠,莫不有甬人事业,即欧洲各国,亦多甬商足迹,其能力之大,固可首屈一指者也。今兄弟所希望于宁波者,在实行地方自治。盖政府与社会互有关系,而政治之良窳必导源于社会,欲社会进步,必行地方自治。譬如造屋,先求基础,而地方自治,即是基础。宁波风气之开,在各省之先,将来整顿有方,自可为各省之模范。以地位、人才而言,均具有此项资格也。

    然欲求自治之有效,第一在振兴实业。宁波人之实业,非不发达,然其发达者,多在外埠。鄙见以发达实业,在内地应更为重要。试观外人,其商业发展于外者,无不先谋发展于母地。盖根本坚固而后枝叶自茂也。宁波人对于工商业之经验,本非薄弱,而甬江有此良港,运输便利,不独可运销于国同内沿海各埠,且可直接运输于外洋,若能悉心研究,力加扩充,则母地实业,既日臻发达,因之而甬人之营业于外者,自无不随母地而益形发展矣。此所望于宁波者一也。

    二在讲究水利。宁波地方以地位论,其商业之繁盛,本不至在上海以下。而上海商业之所以繁盛,实在于为外海之总汇。宁波若能讲求水利,其情形未始不然。盖宁波之地位,较杭州、汉口为佳。杭州、汉口不能直达外洋,而甬江修理得宜,可与各国直接通商。以繁盛之上海,其江口尚有淤积之患,欲改良交通,颇非易事。若在宁波,仅有镇海口岸容易修理,若能将甬江两岸筑一平行之堤,则永无淤塞之患,而极大之轮船,可以出入,宁波之商务,自无不发达矣。此所希望于宁波者二也。

    三在整顿市政。此事为自治中更宜注意。凡市政之最要者,道路之改良,街衢之清洁是也。试游上海之公共租界,其道路之宽广为如何,其街衢之清洁为如何,宁波何尝不可仿此而行。但此事有一难题,要整顿街衢道路不可不有经费,此经费将何由出乎?吾知人人皆将嘿然不能答也。虽然,上海地方街衢之所以如此清洁,道路之所以如此宽广,其整顿之费果何所出乎?必将曰由外人自出之也。若细思之,则此种经费,决不出自外人之手。何则?外人之来华者,目的在谋中国之利,欲谋中国之利,不能不先粗治道路街衢,及市面既兴,则此项经费,自有所出。实则外人之得以整顿上海者,实皆吾国人之钱,并非外人之钱也(众拍掌)。今吾人动辄以无钱故,而不思整顿地方。不知地方不整顿,则生产愈鲜,将来更无兴旺之一日。所以,吾人对于此事不宜畏难,而在设法。其法维何?殆莫如组织一公众团体,收土地为地方公有,其巨大经费一时或无从筹集,可以发行地方公债举办之。虽然收土地为公有,现土地均各为私人之产,势不能不向私人购买。欲向私人购买,而私人不免故昂其价,大足为收买之阻力。故莫如先行报价抽税之法,如人民有地若干亩,须先令报告价额,每亩值银若干。报价之前,先由公共团体规定每亩抽税之率,以地价百分之若干征收之,如是则人民报告地价过多,恐税率高,报价低,则他日由公家收买值少。因而土地所有人报价自不至有过高过低之弊,则折中之价出焉。将来公家收买之后,地归公有,办理公共事业,所向无阻,市政自能改良。市政既良,人民乐趋,商业自然繁盛。其地价不数年后,必可增高数倍,同时而税额亦因以加增,收入何患不巨!谓整顿市政之费无从出者,吾不信也。此所望于宁波三也。

    抑兄弟犹有言者,宁波人既素以善于经商著,且具有伟大之魅力,急宜联络各省巨商,共筹资金,组织一极大之商业银行,实亦最紧要之举。资本富足,信用自著,庶几吾国有钱之人,不至再将巨大款项,投存外人所办银行,而经济有活动之余地,不特宁波人欲谋创办实业,更加易易,即全国之金融,亦得收美满之良果矣。再,上海之所以为上海者,其经营举不出上述诸端。迄今吾国人无不乐趋斯土,凡有询吾国之第一商场,无不举上海以对。试问上海果为吾国人经营之商场乎?抑外人所经营之商场乎?不特吾国人无词以对,且转增其惶愧之心。(众拍掌)故兄弟今日之所望于宁波者,以宁波既有此土地,有此资力,苟能积极经营,奋发自强,即不难成为中国第二之上海,为中国自己经营模范之上海。是在诸君子勉为之耳。(众拍掌)

    注:演讲词由民革宁波市委会第一至三届主委庄禹梅先生记录,并经孙中山先生修改,现收录于《孙中山全集》第三卷,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中山大学历史系孙中山研究室、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时研究室合编,中华书局1984年6月第1版,第349页。
上一篇:明州双英亭  
下一篇:大革命时期中共宁波地委旧址纪念馆 【我要纠错】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今日访问量:2023    总访问量:12533574
版权所有:宁波市海曙区档案局(馆)主办
地址:海曙区解放北路86号 邮编:315000 联系电话:55882299 传真:87192865 邮箱:nbhsda@foxmail.com
浙ICP备12037033号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