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档案文化 >> 城市印象
站内搜索
城市印象
府桥街——市井之中藏儒雅
发布时间:2008/10/9 15:25:49  浏览次数:4621
 


简介

  府桥街东起解放北路,西至呼童街。长318米,宽4~5米。鼓楼公园路街区为历代宁波政治中心,唐、宋、元、明、清的衙署都在这一带。 《鄞县通志》记载了府桥街名称的由来:“旧府署之前有府东、府西二桥,故名府桥街”,1927年改建马路。

  街巷深深

  鼓楼附近的小街都有耐人寻味的名字:呼童街、尚书街等,从中就可以嗅到幽深的历史气息。

  呼童街

  南起中山西路,北与秀水街相接,全长540米。相传,明清参加科举的秀才(习惯称为“童生”),在督学行署外排队等待应试,考场人员一一呼喊童生的姓名进入考场。时过境迁,只有呼童街的名称保留了下来。

  穆家巷

  南起永寿街,折东通呼童街。长150米,宽2米,混凝土路面。 《鄞县通志》载: “穆家巷,旧名穆家衕。”巷因姓氏得名,据传,清时有广东客户穆姓来甬经商,建宅居此,后其裔孙迁返原籍,房宅出让与刘姓,巷名未变。

  尚书街

  东起呼童街,西至孝闻街。长247米,宽5.5米,沥青路面。因旧有尚书第得名。尚书第,为明成化二年(l466年)进士,太保、吏部尚书屠滽所居。至清,为顺治十五年进士、康熙四十二年兵部尚书屠粹忠府第。记者毛艳艳

  那些学子的脚步

  或许是因为它被淹没在鼓楼的厚重中、步行街的繁华下,以致于提起府桥街时,第一反应竟是那家口碑不错的川菜店。这一次,放缓脚步,耐心寻觅,终于发现,这条让我一再忽略的街,原来曾经承载着许多学子的梦想。

  浙江督学行署,默默伫立在府桥街的西端,一扇不起眼的门,不动声色地敞开着。它已经很少被提及,除了一块门匾和门内竖立的石碑,也没有多少印记提醒我们它的过去。左右店面,以及进门后的厢房,现在都成了画廊。那些色彩浓烈的画,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但没有多少脚步,会在石碑前静静停留。

  看了介绍,只知道这里是清代宁波学子参加科举考试的地方。在故纸堆里搜寻了许久,找到了有心人考证出来的发生在这里的一个故事: “府试场变”。

  事情发生在嘉庆丁丑岁(1817年),起因是一个叫孙袁增的人没有资格参加科举考试,但他向知府姚令俞行贿,被获准考试。其他考生不满,将此事向当时汪姓的学政禀告,结果孙袁增还是不能参加考试,姚令俞因此怀恨于心。

  不久后,一位生员家遭窃,捕快冯东海处理不公,引致秀才们不满。次年又到考试时间,汪姓学政已调离,新学政还未上任,孙袁增趁机又表示要参加考试。众秀才当即罢考,向官署讨要说法。当时官署中有人召集公议,要将冯东海抓起来,希望借这桩旧案转移众人注意力,但另一官员受了姚知府的嘱咐,坚决不同意,双方因此发生了分歧。争论声传到了场外人耳中,以为起了冲突,数百秀才在外齐喊声援,声势惊人。姚知府心生怯意欲躲藏,而场外局势发展到无法控制,一时间考者、送考者、衙门内的人,以及闻风来看热闹或趁机生事的人,纷纷聚拢来,竟达数千人。人们喊声振天,拥挤着踏坏了官府大门,有的人还向案前扔东西,差点击中姚知府的额头。知府只能躲到内室,等待人群散去,考试也因此延误。

  事后姚知府严令追究此事,秘密逮捕了带头闹事的十余人,并押到省里问讯。省有关部门只听姚知府的禀告,说天雨人挤,踏坏了装考卷的箱子,以致改期补考。但真相毕竟瞒不了所有人,最后姚知府将所受的贿赂全部用光,才将此事摆平。遭殃的则是普通百姓,一名监生、三名童生判刑,两名生员斥革,其余的关了几天后释放。

  这则故事跌宕起伏,读来唏嘘。以前读书人总以科举为敲门砖争取功名,能得一官半职,引为光宗耀祖。这个科举试场,承载了多少人的酸甜冷暖、流年沧桑。那些对理想的坚持,对欲望的追求,对荣华的渴望,背后的故事,又岂止这一个。只不过,普通人再多的悲欢,终究会被淹没在时光中,不留一点尘埃。

  有人为求功名不择手段留下骂名,也有人通过另一种方式,在史书上写下了自己的篇章。

  在府桥街上,诞生过一座有名的小学。清同治九年(1870年),江苏候补道台蔡筠目睹城内贫寒子弟失学者多,因此购田置房,在府桥街旁的蔡家巷内创办了星荫义塾,供贫寒子弟入学。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清廷举行新政,诏各省府州县创办学堂。星荫义塾改办为初级国民小学堂,开办初学生仅60人左右。后在蔡氏族人的不断努力下,学校规模逐渐扩大,并改名为星荫小学,在校学生达500多人。解放前,先后在星荫小学任过教的名师有我国现代著名幼儿教育家张雪门,中国著名左翼作家王任叔(巴人),解放后任全国第一届政协副秘书长的沙文威等。

  1956年1月,宁波市人民政府接办该校,改为公立,更名为宁波市府桥街小学。这就是海曙中心小学的前身。1995年,得到吴剑鸣女士的资助,学校异地重建,1996年搬进了中山路天宁寺塔边的新校舍,又名吴剑鸣外国语学校。如今,经历了一个世纪风风雨雨和一代代优秀园丁的精心浇灌, “海小”已成为全国名校600家之一。记者毛艳艳

  历史遗存

  两块石碑

  府桥街的东西两侧各立有一块石碑,一大一小,斑驳的字迹,记录着这一带历史上曾经的辉煌与变迁。

  唐宋子城遗址碑

  唐长庆元年(821年),刺史韩察将明州州治从今鄞州的鄞江镇迁至三江口,以现在的中山广场到鼓楼这一带为中心,建起官署,立木栅为城,后又以大城砖石筑成城墙,历史上叫子城。

  宁波府署遗址碑

  明洪武十二年(1381年)2月24日,朱元璋以“海定则波宁”改明州府为宁波府,隶属浙江承宣布政使司。清顺治三年(1646年),浙江承宣布政使司改为浙江行省,设宁绍台道,宁波府属宁绍台道。

  两座牌坊

  府桥街东西有两座石牌坊,相同的样式,古老庄严。那是唐代子城的东西界限标志。

  西侧石牌坊两面分别刻有“近悦远来”、 “利涉大川”;东侧石牌坊刻有“百桂留香”、 “与日俱进”。

  督学行署

  府桥街66号存有清代的督学行署。

  子城西门地块自唐长庆元年(821年),明州建城于三江口以来,一直为历代衙署。宋代为“节度使推官厅事” (节度使推官是幕职官,从八品),元为“平准行用交钞库” (相当于银行),明为“察院行台”,入清则改为“督学行署”。

  所谓“督学”,旧时主管教育的部门中负责视察、监督学校工作的人,是提督学政或督学使者的简称。 “行署”,行政公署的简称。所以这里是清政府浙江学政在甬驻地。督学行署亦称校士馆、察院行台,当年学政大人每年在此主持全宁波府的各类科举考试。

  雍正九年(1731年)督学李清植、知府曹秉仁建考棚屋。嘉庆十八年(1813年)绅士水去等续建其他建筑。咸丰十一年(1861年)遭兵毁,同治二年(1863年)修复。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因科举制度废止,其建筑日渐衰败、破损,知府俞光蕃把督学行署建筑出售给百姓为业,所获经费用于筹办郡校。除“征鉴堂”作为民居尚存外,其余建筑陆续被拆除或改建。

  督学行署是宁波市现存惟一的、浙江省少见的有关古代科举制度研究的建筑例证。

  督学行署原来还有优学轩、省过亭、涤心亭等建筑,现仅存前后二进,其间以庭院相隔,为1998年重修。明间于正梁下设门,门上方置重修后郑玉浦先生所书的“督学行署”匾。进门后,迎面竖一石碑,上有甬上书法家周节之先生所书的“福荫儒学”四个大字,后背为《甬上督学行署修建记》。后进为正厅,即“征鉴堂”。这是当年学政视察、督学、检察府、县学教谕、训导优劣,奖惩生员勤惰,并在此主持府属岁试、科试、院试、生员考试,为中式生员举行簪花礼仪的场所。

  1999年,督学行署被列为第二批市文保点。记者毛艳艳

  记忆

  相伴到老

  孙女士,70岁

  从13岁开始,我就一直住在府桥街一带,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几乎一辈子的喜怒哀乐都在这块方寸之地延续,看遍了这条路的沧桑变迁、悲欢离合。

  记得年少的时候,府桥街就已经相当热闹了。我们家隔壁开着一家卖水缸的铺子,铺子的主人有着精妙的补缸手艺。别看这些破缸被补得痕迹斑驳,但补好之后牢固异常,还能继续使用很多年。我们几个小伙伴经常跑过去看师傅补缸,总觉得他的那双手充满神奇。

  对了,印象最深的还有一座小教堂,现在早就没了。那个时候,我可不知道教堂的宗教意义,只觉得里面的画像都是高鼻子蓝眼睛的,跟我们中国人截然不同,觉得很<

上一篇:秀水街区:秀色江南情依依  
下一篇:和义大道前世今生 【我要纠错】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今日访问量:651    总访问量:13501042
版权所有:宁波市海曙区档案局(馆)主办
地址:海曙区解放北路86号 邮编:315000 联系电话:89188333 传真:89297933 邮箱:nbhsda@foxmail.com
浙ICP备12037033号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