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档案文化 >> 城市印象
站内搜索
城市印象
风月无边偃月街
发布时间:2008/10/9 15:19:20  浏览次数:4367
 


 

  见习记者王鹏/摄

  连日阴雨,初晴,阳光含羞带怯,行至月湖西岸,湖中的雾还没有散去,雾中的一切都显得朦胧而神秘。天空也是含蓄的浅浅的蓝色,还有疏云点点,美得生动。月湖之于宁波,婉若一抹转身的倩影,细致、温婉、含蓄、娇媚。

  看桥、碧水,看绿树、花草。走着看着感慨着,曾经的官宦府第、豪门祖宅点缀其间,若隐若现。而湖畔是窄窄宽宽的偃月街,再延伸是共青路,路的另一侧是一片密集的老街区,栖息着许多明清时期的古建筑。它们经历了太久的风雨,岁月的风情深烙在斑驳的木头和砖瓦间,虽然破败,却柔美中略显忧郁,这不正是江南婉约的气质吗?

  一路慢走慢看,晨练的居民渐渐散去,四周愈加静了。阳光把屋檐和树的影子,静止地刻在了走过的小路上。只有前两天积聚下来的雨水,顺着小路两侧的沟渠,轻轻地向一个方向流去,发出潺潺的流水声。间或有几幢老房子被钢筋水泥建筑替代了,夹杂在老街,反倒显得不协调。此时,路边的小水果店、小烟摊和大排档刚刚打开了门营业,还是一副似醒未醒的样子。老居民房,屋门虚掩着,偶尔一两个居民,在家门口的水槽里刷洗着痰盂。一个老妇人,提着满满的菜篮子,迎面而来,止步,和邻居亲热地打招呼,拉拉家常,聊聊今天的菜市。布满皱纹的脸上挂着质朴的笑容,也许是因为今天早上的阳光,也许只是因为这样日复一日的安耽生活。

  “旧地方。一家三四口人就住这30平方米大小的平房。”一名姓朱的老先生告诉我, “现在住在这片老房子里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年纪轻的、经济条件好的早搬出去住了新房。”是啊,如此一来,老街显得越发沧桑、沉寂。

  “原来这里还有无证早市,乱哄哄的,取缔了以后,清静多了。房子是老了点,但这可是湖景房,一出门就是月湖,早晚散散步多方便,空气也好。这样的环境,整个宁波能有多少。”此时,那老妇人搭话了,脸上依旧挂着那质朴的笑容。或许,在她眼中,当柔美的阳光透过梧桐叶,斑斑驳驳地显在老街上,坐拥着水乡特有的娴雅与淡然,很安宁就很满足。记者楼小娴

  沿革

  偃月街,依傍着月湖十洲中的雪汀和芙蓉洲。最北段原是醋务桥,桥下河道是月湖通往西水门望京门的主航道,现在已经改造成陆上通道———中山西路人行道。稍往南一点叫锦里桥西巷(青石口桥)和广义盈仓巷。这些地段原俗称醋务桥下、水仙庙跟、虹桥头,1934年更名为偃月街。现在的偃月街南段与共青路,隔柳汀街两两相望。

  偃月街因偃月堤而得名,堤为北宋嘉祐年间钱公铺所筑,圆转如半月形,故名偃月。堤在北宋时称蔡家滩,当时月湖之水既通南塘河,又通西塘河,循着西塘河而行,经高桥联大西坝,通上虞,接杭城。宋代官船可驶入月湖,偃月堤便成了系船下铆之处。

  偃月堤上原本还有红莲阁,是宋代明州郡酒务,为的是方便取月湖之水。月湖的水,源自四明山,清冽甘醇,是酿酒的佳选。而宋代的明州老酒堪比绍兴的鉴湖酒,蜚声海内外。 《名酒记》说: “酒出明州者,曰金波酒”;乾隆《鄞州志》则称“它山泉(因为月湖水通鄞江桥它山泉)可酿”;据《湖语》一书所记: “月湖有酿泉,其甘如蜜,当时酒务于此焉……贡之天子,御尊列之。”只可惜如此传统名酒现已部分失传,而这些古迹也都已不见踪迹。

  到了清代中叶,偃月堤上有一所童氏宅邸,主人童槐、童恩父子,官居要职。父子二人不但学问好,精通书法和山水画,且对偃月堤进行了美化,将堤岸用整齐条石砌成弓形。

  偃月街曾一度是整片的居民区,只有零星的小杂货铺点缀其间。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月湖改造,偃月街东侧众多街巷拆迁,取而代之是园景和绿地,成为市民晨练、纳凉、休息、散步的休闲胜地。而道路西侧依旧是那些古朴而陈旧的老宅小院,那斑驳的墙壁、屋顶、小院,无不尽情展示着所走过的时光,见证并记载着这座城市在历史更迭中的沧桑变化。记者楼小娴

  遗存

  边走边看边思量

  月湖十景长廊

  如今偃月街北入口的西面,是新建的“月湖十景长廊”,以砖雕壁画艺术介绍了月湖十景:烟屿拂芦、松岛传书、竹屿扶翠、月岛洒桂、花屿映水、柳汀指绿、菊洲凝霜、芳草含香、芙蓉初露、雪汀呤梅。长廊除了供赏鉴之外,还为游客提供了一个歇息之地。

  拱北厅

  拱北厅位于偃月街北端东侧,与十景长廊和范宅相望,对联: “天际众星皆拱北,湖头有景可入诗。”“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不经意间便泄露了月湖西岸的独到之处。平日里,厅内充盈着市民最简单最实在的幸福———打牌、下棋、聊天。

  偃月街小学

  沿着小径一路南行,在偃月街原水仙庙对面有古崇教寺遗址,现为偃月街小学。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宁波知府程云俶与士绅严信厚等人在崇教寺内创办“储才学堂”,1904年改名为宁波府中学堂,1908年学堂迁到南郊奉化江畔一造船厂旧址,后改名为浙江省立第四中学,即今宁波一中的前身。而原校址一直为学校使用,1937年于此开办醋务桥小学,以桥命名,建国后以路命名改称偃月街小学。

  月湖书院

  过了偃月街小学,在虹桥上就可以看到新建的仿古建筑石浦大酒店,这里原是古“月湖书院”旧址,清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海道副司王尔禄置义田400亩,在广盈仓(原地名)开办义田书院,1906年是浙江省立第四中学初中部,后改为浙江省立宁波四中附属小学。解放后建造月湖旅馆,现在改建为石浦大酒店。

  超然阁

  偃月街马衙街路口,有座精致的亭阁“超然阁”,此阁原名文昌阁,又称魁星阁,内供奉文昌帝君。超然阁始建于清道光十一年(公元1831年),原位于湖中柳汀之上,是旧时月湖最高的建筑物。因文昌帝君是文人所尊敬的神,因此在月湖周围不管官做多大,建造府第时高度均不超过文昌阁。1994年因柳汀街道路拓展,超然阁拆迁至雪汀北端按原样重建,1999年月湖景区大规模改造,又在四周设小桥流水。现在,进超然阁必先过小松木桥———超然桥。周围还新建造了石桌、石凳,刻有棋盘,供人们下棋用。记者楼小娴

  记忆

  很多面孔清晰又模糊

  童年的天堂

  张浩,男,27岁

  偃月街,那里是我儿时记忆中的天堂,记得小时候,每个星期天上午,爸爸都骑着单车带我去。下午,我又穿过偃月街,到柳汀街上的青少年宫学画画。偃月街两侧繁茂的绿荫,总能让我心情愉快。一路连蹦带跳地走着,觉得自己就像个小画家。

  还记得那时3路公交车也是经过偃月街的,每逢暑假,我就会和三五伙伴坐车同行。儿童公园的门票最初才5分钱一张。记忆中,偃月街东侧的电动航空飞机游乐场,总是排着老长的队伍。那时候宁波没什么娱乐场所,而电动航空飞机也算是当时的高科技了,坐上一圈,感觉不比现在去趟迪斯尼逊色。只是,坐电动航空飞机是要另外收费的,所以当年零花钱本就少得可怜的我,好几次只能在一边眼热。

  暑假里,从公园出来,偶尔会跳入湖西河,洗去一身汗味,别提多畅快了。别惊讶,当时和我一样,在河里游泳嬉戏的大人和小孩还真不少。只是现在,电动航空飞机游乐场、湖西河,也和公园里的其他游乐设施一样不见了。新的月湖西岸当然更加漂亮,只是我关于童年的种种记忆已经无处比对。

  匆匆的旅客

  青衫(化名),女,40岁

  1982年,随父母转业来宁波,我家在当时的月湖旅馆里整整过度了1年。

  房间是爸爸单位包租的,很小,只有十多平方米,一张大床一张小床一些箱子还有一张桌子,桌上搁着电视机。

  转学考到了效实中学,功课很紧很繁重。不大的桌子一半让给了电视机,一半给读小学的弟弟,我坐在部队带来的小马扎上,把小床当书桌,一趴就是几小时。如果天还没暗,我会搬着凳子穿过走廊到阳台那边做功课。阳台刚好对着旅馆的院大门,大门对着月湖。透过枝繁叶茂的树木,看得到湖水的波光。

  在阳台做功课或者看杂书的时候,常有住店的旅客也晃悠到阳台上来,尤其是夏天,他们摇摆着扇子,低头看我学习,或者抬眼观望月湖。他们住在我们那个“家”的左右或者对门,有的过一夜就走,有的住个把月,有的会来来去去。有时也和他们天南海北聊天。他们来自天南海北,天南海北地出差,肚子里装着天南海北的故事。

  那时旅馆的房间陈设很简单,没电视没电话也没卫生间,盥洗什么的都是公用。所以服务台和连着服务台的阳台成了人们不约而同打发时光的场所,有人还会把衣服晒到那儿。

  那个腼腆的小伙晃悠在阳台的时候,我没太注意。那天我看了会儿书,然后把书放在凳子上去洗头了,回来晾头发的时候,看到他在看我的书。他对我笑笑,说,看闲书啊。我应了一声,继续用毛巾擦着头发。过了一会,他忽然说,你的头发好长啊。<

上一篇:涅槃重生莲桥街  
下一篇:和义大道前世今生 【我要纠错】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今日访问量:594    总访问量:13500985
版权所有:宁波市海曙区档案局(馆)主办
地址:海曙区解放北路86号 邮编:315000 联系电话:89188333 传真:89297933 邮箱:nbhsda@foxmail.com
浙ICP备12037033号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